【盾冬】任务报告

Steve Rogers今天不想洗碗。

但他最终还是把碗洗掉了。没有人暴力威胁他啦——Bucky Barnes如是说。

还有一大堆吵架和亲吻。


原作向;After《猎鹰与冬兵》;Steve从他漫长的三个月中东任务中回来了。


103岁生日快乐啦Stevie!

——————————

余晖流淌在布鲁克林错落有致的楼宇间时,Bucky终于真正看见了故乡。他用左手提着装满食物的环保袋,缓慢地行走在湿漉漉的街头。飞赴欧洲的轮船最后一声鸣叫落下前,他已与八十年的岁月擦肩而过。

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拧开小屋的铁门。不必用上超级士兵的听力,带着鼾声的均匀呼吸都已清晰可闻。

他踢了脚地上胡乱横着的脏靴,抬头便看见那个金发大个子睡倒他的铺盖上,作战服才草草脱了一半,可怜的薄毯被他卷得拧作一团。

Bucky放轻脚步走到男人身前,恶劣地把那袋沉重的食物砸在他枕边。金发男人因为突如而来的惊吓飞快地坐直起来去床边摸枪,大概花了整整三秒钟才看清身前对着他笑的人是Bucky,然后便长叹一声疲倦地倒回原地。

Bucky伸腿去踩他的小腹,被飞快地抱住了小腿绊倒在地上。Steve不由分说地扯着脚踝把他拖进怀里,意识模糊地牢牢抱住Bucky,眨巴着那双要人命的蓝眼睛,“陪我睡一会儿,困死了。”

“现在才五点,Rogers,”Bucky皱着眉后仰,“而且你闻起来像有他妈一个世纪没洗澡了,赶紧从我被单上滚开。”

Steve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凝视着枕边的食物慷慨地松开Bucky说:“那你去做饭吧,今晚想喝罗宋汤。我爱你。”

Bucky懒待理睬他写满希冀的小狗眼神,果断翻身起来,双手捏住被单把它从Steve沉重的身躯下拯救出来丢到一边的沙发上。Steve不满地抗议了几声,却依旧蜷在地上不愿动弹,没过半分钟又沉沉睡着了。

Bucky听着厅里均匀的呼吸声,无奈地摇着头把食物依次塞进冰箱。关上冰箱门时,光滑的表面无情地揭露了他脸上压抑不住的笑容。


约莫过了一两个钟头Steve便醒了,困倦地摸进浴室洗澡,期间还撞到了玻璃门发出一声脆响。哗啦的水声持续了又半小时,便听到他趿拉着湿淋淋的拖鞋走进厨房的声音。落在后背的目光停留了太久,让Bucky的狙击手本能按捺不住过电般窜过脊柱。

他强忍着让自己既别向身后丢一把小刀,也别转身像个小妻子一样扑进他久别的丈夫怀里。

Steve终于还是决定走上前来从身后抱住了Bucky,温热的唇吻落在他袒露的脖颈上。Bucky被亲得瑟缩,握着刀柄切肉的右手腾出来揉了揉Steve的后脑。

“今天你洗碗,”Bucky在把一大盘肉丢进油锅溅起噼里啪啦响声的同时这么说。

Steve假装没听见这个命令,安分守己地靠在他身后不吭一声地看着他做饭。Bucky被他惹得浑身难受,抽了把刀递给他让他滚到一旁切菜。Steve用他当美国队长时的架势捋起袖子,握着菜刀虎视眈眈地瞄准了一颗无辜的番茄。

厨房分明要宽敞得多,他们却好像非要往对方身上挤的青春期小男生一样幼稚。Steve在Bucky差不多第十二次故意撞到自己的时候叉起腰,严肃地问,“Barnes先生,您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Bucky摆出一幅刻薄的样子侧过头上下审视起Steve,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哼哼。Steve不满地拍拍流理台而Bucky只是捏着已经不存在的长发捋到耳后,“我七十年前可没想到小Rogers会长成个不肯洗碗的混蛋——这个满脸正义的小骗子。”Bucky叹了口气,活像一个后悔自己识人不清的家庭主妇。

Steve语塞,只能讨好地把切得整整齐齐的番茄抹进锅里。Bucky吝于赞美地勉强点了点头,让身后的金发男人一阵失落。

“今晚你洗碗。”Bucky又重复了一遍。

“体谅一下一个刚从三个月的中东任务回来的大兵吧,”Steve忧伤地说,一手忙着把蘸了糖的小半块番茄塞进Bucky口中。

“嗯哼,”Bucky咀嚼着番茄含糊不清地说,“看来某些人有精力骚扰他的丈夫,却没精力替他刚在拉脱维亚为了保护盾牌宝宝的名声被狠揍一顿没多久的丈夫洗一次碗。”

Steve心虚地把那只放在Bucky腰以下部位上的手挪开了。他打量着Bucky的表情,试图判断他是否愿意讲讲前三个月发生的事情。但Bucky没再说话,只是忙着把锅里的罗宋汤倒进碗里。

“某些人可能是为了给今晚继续骚扰他的丈夫留存精力。”Steve打趣着,继续观察Bucky的表情,但对方只是板起脸道:“我今晚还有球赛要看,你想都别想。”

“说到这个——”Steve刚说出这个短语Bucky的肌肉就绷紧了,但他还是说了下去,“你的噩梦最近怎么样了?”

Bucky,出人意料地,一边稳稳当当端着满到随时要溢出来的汤碗往客厅走,一边勾过Steve的脖子拉到身边,得意地说,“你猜怎么着,比你走之前好多了。”

Steve挫败地叹了口气,又飞快开心起来,顶着那双熠熠的蓝眼睛凑过去亲Bucky。Bucky向后弯下腰把汤碗毫无差错地放在桌面的正中央,全程没有离开过Steve的亲吻。

“你的吻技烂透了。”Bucky挑衅地说。

Steve很成熟。他才不会为此和他的丈夫打起来,当然了。


最后Steve还是被赶去洗碗了,在躺在Bucky的大腿上不满地抗议了半小时却发现对方无动于衷之后。而Bucky甚至连帮他把碗端进厨房都不愿意,罔顾他目的昭然若揭的暗示。

“嘿Buck,你说婚姻是不是都是这样,不管我们是不是爱彼此爱到可以为彼此背叛整个世界,最后都会走向这种鸡毛蒜皮……”他在厨房里深沉地发问。

Bucky裹在舒服的毯子把球赛的音量调到最高,番茄味薯片嚼得嘎嘣嘎嘣响。Steve终于不做声了,厨房里只剩下男人安安静静洗碗的流水声。


十几分钟后,Bucky警觉地听见Steve接起了Sam的电话。他不安地坐直身体,调低了球赛的声音,试图听见他们的通话内容。接着Steve就擦了擦手走进了阳台,顺便拉上了玻璃移门。

过了半小时Steve Rogers拉开移门走出来,看见从容不迫地站在阳台门口给假花浇水的Bucky。他挑起眉毛,“不带伞跳机,嗯哼?”

“看来有些人来找老师打小报告了,”Bucky镇定地收起喷壶,“帮他修船都堵不上他那张嘴。”

“你还试图贿赂Sam?”Steve摆出那张不赞同脸,“然后假装你没干过这些蠢事儿?”

“这可不能叫贿赂,”Bucky移开眼神,“我还以为你会提Zemo的事情,或者我在马德里坡扮冬兵的事情——我猜Sam在电话里也就讲了那么一百多遍吧。”

“我又不是不知道那些是不得已,”Steve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但在慕尼黑你本可以谨慎得多,如果你没有在和Sam置气的话。”

“你不懂,Steve Rogers, 你不懂。”Bucky沉重地说。

Steve低下头叹了口气,目光投向远处,“你们就非得这样。”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球赛早就静了音,窗外停了没多久的雨又淅淅沥沥地飘洒起来。Bucky坐到沙发上,看着Steve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最后他皱着眉问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Isaiah的事?”

Bucky收起笑容。终于来了。

“告诉你,然后让你也因为愧疚和无能为力而痛苦?”Bucky垂下眼睛,飞快地低声说。

Steve的眉头依然紧锁,语速也加快起来,“至少我可以去尝试弥补些什么而不是像这样……”

“你能做什么?你能弥补什么?且不说任何补偿在那些痛苦面前都只是沧海一粟,你别忘了那几年你自己都自身难保!”Bucky打断Steve剧烈发作的自责与愧疚,又放低了声音,“Sam已经做了很多了。别再去打扰那个可怜人了。”

Steve一声不吭地望着他,蓝眼睛泛起一圈微红。

又是一段漫长的沉默。Bucky伸出手拉过像一堵墙一样死死杵在原地的男人,逼迫他贴着自己坐下,双手托着他的脸:“我不该那么说,对不起。”

“我不是说因为你不知情,你就没有责任,Steve。你有权利知道这一切,你本也可以、也应该去做点什么的。我应该告诉你这件事,对不起,Steve,我真的很抱歉。不管之后你选择怎么处理这件事,我都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你,无论需要我做什么。我发誓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隐瞒了,好吗?”

Steve梗着脖子,勉强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决定放松下来,放任自己在Bucky温暖的怀抱里做了几分钟鸵鸟。然后他坐直身体,蓝眼睛一如既往的坚毅,就如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一样——的确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Bucky悄悄用骄傲的眼神望着他的布鲁克林男孩。

“我会去想办法弄清还有什么我能做的。Isaiah是真正的英雄,他不应该被人们遗忘,Sam做得很好。而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无论是政客,科学家,还是九头蛇,”Steve紧紧握住Bucky的手,“我会保证他们付出代价。”

Bucky在他抿紧的唇角落下一吻,左手反握住Steve,“而我永远跟着我冒傻气的布鲁克林小男孩,记得吗?”

Steve终于肯笑起来,“你才是冒着傻气的那个。”

“你真要这么说吗?”Bucky危险地眯起眼睛。

“你猜怎么着,”Steve环住他的腰把他扛起来,“我今天还非要这么坚持了。”

“我看你就是没事找事Rogers。放开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是吗?别忘了不带伞跳飞机的事儿你还没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解释。”

“你碗是不是还没洗完?……你堵我的嘴也没用。这是你…… 应尽的职责!”


事后Steve还是去洗完了那些碗盆。

“这不公平,”他对继续吃薯片看球赛的Bucky说,“刚刚明明都是我在出力,凭什么又是我洗碗。”

“以防你忘了,”Bucky冷嘲道,“下次我去出长期任务的时候,你连装意面的盾牌都没有了。”

“那次是意外!”Steve红透了脸,不愿面对Bucky残忍的笑声。他把洗完碗湿淋淋的冰手贴在Bucky脖子上,后果是被人抓住手臂向前背摔在地上。

Steve仰躺在地上望着他,可怜兮兮地问:“那是肌肉本能吗?”

“不是,”Bucky一边把脚踩在他小腹的肌肉上一边说,“我是故意的。”

“你这个混蛋,”Steve又一次勾住Bucky的小腿,使力让他裹在毯子里狼狈地侧摔到地上。

“我有时候觉得你就是喜欢挨打,Rogers。”Bucky的手臂危险地开始校准,而姓Rogers的傻蛋只是毫无防备地抱住他的腰,轻声问:“你的那本笔记本呢?我接下来会有一个很长的假,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陪你去……”

Bucky在他怀抱里调整了一下姿势,“Sam的建议是很有效。那家伙刚刚肯定夸耀自己几百遍吧?别让他听到我夸他。”Steve笑着点点头。

“好吧。任务汇报,My Captain,巴恩斯的救赎目前进展不错。”Bucky仰起一点下巴,“我一个人完全没问题——不过如果有个人愿意为我当个司机什么的,听上去也挺不错的。”

“ 二等兵Rogers听从您的调令,中士。”他侧躺着敬了个胡乱的军礼,样子滑稽的要命。

“菲利普将军看到这个非把你揍一顿不可。”Bucky绘声绘色地模仿菲利普的语气,“Rogers!新兵营教的东西你小子都忘干净了是不是?”

他们一起躺在地上大笑起来。

阿根廷似乎又进了一个球,但没有人在乎了,因为他们两个已经一起卷进了Bucky的毯子里。


END.

但没完全END.


Bucky踹开门怒气冲冲地走到Steve面前时,他正躺在房间落地窗前哼着上个世纪的老歌捧着iPad浏览新闻。

“Steve Grant Rogers,你猜怎么着?”

被喊了全名的Steve打了个激灵,茫然地抬起头望着面前的爱人,意识到今天他和Natasha的聚会结束得格外早。

他飞快回忆起自己最近有没有得罪过Natasha的地方。结论是没有,于是他只能不知所措地撑着地坐直了身体,等待Bucky宣判自己的罪名。

“你2014年干的好事我可都知道了,”他把玩着不知从哪里掏出的匕首,Steve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向后退了几寸,“从千米高空不带伞跳下来的好像不是我,而是某个姓Rogers的蠢蛋吧?”

Steve脑海里闪出无数条能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的解释,而唯一能说出口的只有:“Buck……我能解释……”

这显然安抚不了暴怒的Bucky:“你能解释什么?你是在和你的好闺蜜Rumlow闹绝交还是Natasha给你介绍的女友你不满意?我那还能说因为跳伞高度不够,你那是什么?嗯哼?你想怎么解释?”

“至少我落地姿势很帅,而你被红翼录下来的部分看上去就像……”Steve在对Bucky指尖越转越慢的匕首的恐惧之中选择闭上嘴。除了把事情搞砸,他似乎真没别的擅长的事儿了。

更坏的消息是,Bucky开始倒计时了。

Steve闭上眼睛,抱着必死的决心说出他最后一个答案:“第一次这样往下跳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或许本可以有第二种选择:如果我曾选择和你一同坠落,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倒计时停止了。

Steve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Bucky决定提前处决他。然后他的大腿上一沉。

Steve不安地睁开眼,Bucky跨坐在他的腿上,看上去正在犹豫是应该掐死他还是给他一个吻。最后Bucky只是恶狠狠地甩下一句:“撞冰山的帐还没跟你算呢。再让我知道一次,我保证我会让你死得很有新意。”

Steve连忙拉过他亲在鼻尖上,呢喃着说,“我发誓,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有你在我背后,我保证会很贪生怕死。”

Bucky似乎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但几秒后他从Steve的温柔乡中清醒过来,拽住了男人可怜的衣领:“不戴头盔盾牌和法国人打架你又打算怎么解释?”

“这,这个嘛……”

END.



评论 ( 25 )
热度 ( 316 )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 苏以文 | Powered by LOFTER